酒文化
以酒会友

央视标王孔府宴或再陷“重组”困局_行业资讯_酒志网动态资讯

  20年前红极一时的“标王”孔府宴,如今陷入了倒闭传闻和复杂的股东角力中。在企业发展并不趋好的当下,或将迎来新一轮的“重组”。

倒闭传闻

  “山东鱼台孔府宴酒厂宣布倒闭,有愿意收购此酒厂的吗?”1月28日,在一近700人聚集的酒行业从业者QQ群里,有人连发了几条这样的消息。

  在向回应者解释完“孔府宴”与“孔府家”的区别后,此人重申:“山东鱼台孔府宴酒厂因管理不善问题宣布倒闭,孔府宴酒业曾经在中央1电视台做广告,也曾经风靡一时,有愿意收购此酒厂的吗?有意收购的请联系我……”

  是的,没错。此人所言的孔府宴酒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孔府宴酒业)前身正是1994年,在央视夺得“标王”之位的“孔府宴”—孔府宴酒业的官方网站上,记录了20年前的这一荣耀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羊年已然来临的当下,孔府宴酒业官网首页上的“新年致辞”还停留在迎接马年的“畅想”中,在其“新闻资讯”一栏,也没有任何有关2014年的消息。

  2月1日,当记者以“群友”身份追问有关“倒闭”一事的消息来源时,前述发消息的人声称:“我就在鱼台上班,能不知道吗。”但此后几天,此人并没有接听“群友”的电话、回复“群友”的信息,对收购孔府宴的标的、价格以及是否有负债等情况都没能做出相应回复。

  “孔府宴酒业并没有倒闭,只是活得不太好,或许是一轮叫空。”2月3日,一行业人士对记者说。

  “他们劝有兴趣收购方,”不要参与进来,股权关系比较复杂”。”一消息人士对记者说。

  该消息人士口中的“他们”指的是孔府宴酒业如今的股东。

  根据孔府宴酒业的工商注册信息,该公司的成立于2011年,企业性质是“有限责任公司(自然人投资或控股)”。公司的两大股东分别是广东凯利天壬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广东凯利)和上海舜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上海舜达)。

  然而,据前述消息人士了解,孔府宴酒业的股东并不只是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。

  “2011年,孔府宴酒业引入新一轮资本时,股权关系已经变得颇为复杂了,老股东搅和着新股东。且不说看不到的股东,就浮在面上的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,谁也不服谁,二者均想找个合适的机会”收”了对方的股份。那个”倒闭”的消息,不像是要被收购,倒像是想收购的。”前述消息人士分析道。

  几乎同时,在几大贴吧里流出的一则与孔府宴酒业有关的帖子,让“倒闭”一事,显得更加扑朔迷离。

  发帖人落款为“联大集团有限公司全体职工”。这个从“面上”看起来与孔府宴酒业并无瓜葛的群体。

  归纳起来,帖子的主要内容是说,在2002年,其所在的公司与鱼台县政府签署了一份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还相继投入部分资金,并“实际掌握了孔府宴的全部资产”。但在2011年孔府宴的“重组”事宜中,鱼台县政府采取了不合理的手段,“夺走了孔府宴系列公司的全部公章”,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一些函件上盖了章。

  “2013年3月,县政府在鱼台农信社以一笔47万已失效近8年的无效债权起诉孔府宴破产的相关资料上加盖了企业的公章,同时拒绝我公司以企业名义提出异议并加盖公章的请求,直接把企业推入破产程序,再一次损害了我公司的合法权益,再一次为重组的全面完成设置障碍……”

剪不断,理还乱。

  为了核实帖子中有关内容的真实性,记者联系了鱼台县委宣传部。

  “帖子所涉及的内容,时间跨度较大、涉及部门较多,有些领导还在出差,暂时不能回复,需要时间。”2月6日,鱼台县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解释道。他还强调,类似的帖子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上“出现”,引用时请慎重。

  遗憾的是,通过论坛和微博,记者没能与最近发帖的人取得“沟通”,这个看似“幕后”的“手”,和那个声称孔府宴酒业倒闭的人是否有直接联系也就不得而知了。

利益博弈

  “资本和实业博弈、政府和民间逐利、历史与当下扯皮。”这是前述消息人士看完帖子后做出的“总结”。

  虽然有些夸张,但通过公开资料和公开报道,似乎能窥得一些围绕着孔府宴酒业的利益各方,互相角力的“事实”。

  据流出的一份山东省鱼台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—(2013)鱼商初字第455号,广东凯利与山东孔府宴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山东孔府宴)、鱼台县地方税务局三者对簿公堂。

  从工商注册信息看,山东孔府宴成立与1991年,属于“有限责任公司(中外合资)”。股东方分别是“山东孔府宴酒业有限公司”和“中国投资发展基金有限公司”。但该企业如今已是“吊销企业”。

  案件将已“吊销企业”牵扯进来,源于鱼台县地方税务局对山东孔府宴欠缴的2004年的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。虽然,原告广东凯利主张,“因山东孔府宴破产一案,已经由法院受理,且根据其与鱼台县人民政府签订的《重组协议》,政府承诺对山东孔府宴历史上形成的各项欠缴税费及滞纳金,由政府负责清零。故鱼台县地方税务局申报的债权已经不存在,不应由破产企业承担。”

  结果是,广东凯利败诉。这一拖欠了8年的税费不仅需要交纳,还需要支付相应的滞纳金。

  不仅如此,广东凯利与上海舜达也并不平静。

  一则流出的2014年5月的开庭公告显示,原告上海舜达,被告广东凯利也因“合同纠纷”对簿公堂。

  公开报道显示,彼时,山东孔府宴与联大集团联手——2002年,二者签署了一纸协议,协议中,山东孔府宴把占比90%的国有股权转让给联大集团即可获8000多万元。

  从当时的诸多报道来看,更多的媒体则以“首届‘标王’零价转让”为题,令山东孔府宴陷入危机。而上述报道内容,堪称“辟谣”。

  不论事实的真相究竟几何,不难发现,山东孔府宴在没“破产”之前(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没注资前),与联大集团是有“关系”的。但二者是否最终“沦落”到了前述帖子中所述的“关系”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对前述帖子的内容,“如属实,则政府除需承担行政责任外,还需承担损害赔偿的责任,这是基于《民法通则》及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;如果不属实,则造谣的人需承担名誉侵权的责任,严重的则需要承担诽谤罪的刑事责任。”上海源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主任律师徐宝同对记者说。

  就2011年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的注资,以及孔府宴酒业的成立。在那一年,被业内评论为孔府宴的“重生”。

  如今,几年过去了,孔府宴的“重生”几乎变成了“梦想”,需要期待,“万一实现了呢”。

  “经营不善,企业没有准确及合理的经营战略,发展只能止步不前”;“效益不好,真实的销售数据不详”;“他们很少参加山东省的行业活动……”来自山东省的白酒行业从业人员对孔府宴酒业的评价大多如此。

  “我去的时候,孔府宴酒业已经停止酿酒了。”一位在2014年第四季度“参观”过孔府宴酒业公司的异地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。

  理不清的是“孔府宴”在不同时间节点谋求出路时,和各大“资本”方累积下来的复杂关系,看得清的是,“这些‘关系’正在因既得利益而展开博弈。”前述消息人士称。

  他强调,“投资人、资本市场想要的和生产企业想要的不一样,出现矛盾;投资人和地方政府对企业发展目标或者结果不一样,出现矛盾;当初引进的资本以及现在引进的资本、甚至政府内部也存在不认同现象,出现矛盾。这些也算正常,但矛盾各方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,就会产生博弈。”

酒企受伤

  “股东的相互推责或者争股权对企业而言一般不是好消息,因为企业在这样的状态下,想集中精力于企业战略制定、决策实施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另外,股东的相互争股权一定程度上也会造成管理层的流失,对公司发展不利。不过,若是某一股东非常有实力,那么也会增强市场和投资者对公司未来发展的预期,这一类公司具有资金实力,一般会通过并购或者购买股权直接获得控股权,耗时并不久。”中投顾问咨询顾问崔瑜对记者分析称。

  不论既得利益的各方谁输谁赢,眼下令人唏嘘的是,昔日“标王”的处境。

  孔府宴酒业官网显示,其1994年以3400万元夺得央视首届“标王”,开创了广告酒时代,一时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,年销量一举突破10亿元……

  遗憾的是,孔府宴集团并没能守住广告“轰炸”后急速增长的市场份额,也没能迅速从区域品牌升级为“全国品牌”。“2000年到2010年,孔府宴沉寂10年”孔府宴酒业在其官网的“企业大事记”中这般描述。

  有关孔府宴酒业的最新“状态”,可通过其2015年的客户答谢会探得一二。

  根据其微信公众号披露,1月10日,孔府宴酒业的客户答谢会在鱼台召开——“近千人齐聚一堂,现场踊跃缴纳货款共计300余万元。”

  对交款现场,文章是这般描述的——“当天经销商户对2015年孔府宴产品的市场预期分外看好,在交款台前排起了数条长龙,将刷卡POS机刷爆两台,共计收取货款总额300多万元,创孔府宴酒业10年来鱼台县订货会新高。”

  对2015年的孔府宴酒业,其总经理陈永茂在现场的致辞中提及,“2015年,上海凯利集团总公司,将进行孔府宴酒业重组,追加投资,净化机制,将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更大的胜利!”

  如果陈永茂所言属实,那孔府宴酒业势必再次面临“重组”。而重组能否为孔府宴酒业再次插上“重生”的翅膀就需要时间给出答案了。

  在崔瑜看来,企业在寻求资方或者买方解决资金难题时,需要考量两个重要问题:其一,资方的真实目的,是与公司共同成长分享市场收益和投资收益还是谋取控股权,若是后者,那么企业后期将会面临控股权更迭、管理层动荡的可能性;其二,资方若是以投资收益为目的,那么资方的历次投资行为值得关注,若是资方渴望短期收益,那么对企业长远发展无利,因为企业有可能迫于压力做出部分并不适合公司发展的决策。

  事实上,我国白酒行业,有不少企业希望通过“资本的救赎”来完成企业发展壮大的梦想。

  “实际上,我是赞成企业积极寻求资本、并通过改制来实现发展的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企业一定要优选互补型的、共同成长的合作伙伴,而不是逐利的、资本的合作伙伴,因为资本的钱要比实业的钱值钱,它们周转得更快。当然,这其间也有一些资本眼光比较长远,他们会在企业持续发展、持续盈利的过程中,来获得资本投入的持续获利。”前述消息人士表示。

  “但据我了解,孔府宴酒业如今的情况是,几方股东都不想继续投资用于酒企的发展,基本属于‘三个和尚没水吃’的局面。”该消息人士表示。

  就孔府宴酒业目前的运营现状、倒闭传闻、孔府宴酒业与山东孔府宴的关系、孔府宴酒业的股东关系,以及前述案件和前述帖子中所涉及内容的真实性以及缘由,记者向孔府宴酒业发送了采访提纲,但截至发稿,无果而终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酒文化 » 央视标王孔府宴或再陷“重组”困局_行业资讯_酒志网动态资讯

酒文化-以酒会友丨饮酒过量有碍健康,未成年请勿饮酒,禁止酒驾

文章投稿联系我们